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大时代背景下捉住国产处理器的发展机遇

标签:大时代,时代,背景,捉住,国产,处理,处理器,发展  2019-6-9 9:01:00  预览次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souou.com/eepw.com7843/article/201906/401347.htm

  芯片是今天中国最热门的话题,随着国际环境的转变,芯片设计和自立创新的紧张意义越来越凸显。

  在不同种类的芯片中,量大面广的处理器芯片被公认为“半导体皇冠上的明珠”。其中最为大家认识的处理器是被俗称为“大脑芯片”的中间处理器(CPU)和“图形芯片”的图形处理器(GPU),以及用于通信、语音、图像处理等领域的数字旌旗灯号处理器芯片(DSP)。

  根据海关的公开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处理器及控制器进口金额为289.54亿美元,进口数量为235.67亿个;处理器及控制器出口金额为73.09亿美元,出口数量为172.96亿个。从数据来看,我国处理器分外是高端处理器芯片,仍然重要依靠进口。更为紧张的是,国产处理器(指令集、微架构、工具链等底层基础架构源自于国内企业自立研发)在市场中的份额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底层基础架构的缺失制约了我国处理器行业的创新发展。

  曩昔三十年,人类经历了数字化、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变革,背后关键的推手,就是以处理器为代表的计算技术的飞速提高。因此,即使是在芯片产业全球化的背景下,也需熟悉到,国产处理器的创新能力代表了一个国家对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掌控能力。当大数据、人工智能、5G浪潮席卷而来,新一轮计算革命已然到来,全球处理器行业正面临全新的挑衅。

  在数字化、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重要的计算义务运行在CPU处理器上;而大数据、人工智能、5G时代,重要的计算义务运行在GPU、DSP、人工智能专用处理器以及情势多样的专用硬件加速器上。多种计算单元的混合、搭配、集成统称为异构计算。异构计算的发展由来已久,但新一代异构计算已经成为处理器芯片设计创新的重要热点之一,其特点是不同计算单元的软、硬件要素相互协同,形成一个同一的、高效的、简化的异构计算芯片设计和应用开发的平台。

  全球化是当今世界的必然趋势。全球异构计算必要中国市场的支撑;同时,中国异构计算也必要与国际异构计算厂商共建开放、合作和共赢的新赛道。但是,假如中国异构计算与国外差距太大,也就没有与国外厂商公平合作的基础。

  必要指出的是站,今天大家评论辩论特别很是多的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等AI技术,必要根据不同的应用场景,与感知、数据采集、存储和传输、安全加密等技术结合起来,也就是说,必要将AI专用计算单元和其他处理器、加速器、存储器单元通过不同情势异构融合在一路,才能构成一个完备的产品。假如没有处理器芯片,单靠深度学习的专用芯片,无法支持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

  发展国产处理器,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是生态。在CPU主宰计算的时代,PC和服务器处理器芯片巨头Intel公司的CPU+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手机处理器芯片巨头ARM公司的CPU+谷歌安卓(以及苹果iOS操作系统)形成了所谓的WinTel、AA生态,由于WinTel和AA提供了一个同一、高效、简化的软硬件开发平台,在WinTel和AA平台上,汇聚了浩繁厂商的应用开发,它们一路构成了优秀的用户体验。从技术层面上来说,替代WinTel和AA完全可以做到,最大的挑衅是,用什么样的利益机制指导全球浩繁的应用开发厂商,志愿把它们的软、硬件开发移植到新的处理器架构+操作系统平台上。在曩昔,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义务。

  但是,在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波信息技术浪潮中,统统都变得可能了。首先,人工智能不再由CPU主导生态,也没有出现任何一种占主导地位的处理器架构+操作系统的平台,主流的生态尚在形成当中。Intel、ARM等传统处理器厂商并没有提前预见和针对人工智能等应用进行布局并形成垄断,导致AI芯片赛道涌入了浩繁互联网厂商、终端设备厂商和算法厂商等新兴竞争者。产业的近况是群雄并起、纵横捭阖,将来鹿死谁手还看不出来。

  其次,人工智能植根于日常生活与各行各业,大部分场景都是由单一的或者有限的几个碎片化和定制化的应用组成。因此,它并不必要一个像手机、PC一样汇集浩繁应用、全球通用的软、硬件开发平台,而且它完全可能通过价格、性能、定制开发等机制,指导应用开发厂商志愿把它们的软、硬件开发移植到新的处理器架构+操作系统平台上。

  再次,因为全球处理器厂商的多元竞争,不同硬件平台之间的软件可移植性得到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软件由与处理器无关的高级语言开发。软件与硬件之间的关联边界变得越来越显明,安卓等操作系统也开始削减与硬件平台之间的耦合。软件的性能更多地依靠CPU等处理器厂商提供的高级语言编译器。这些因素使得华夏芯如许的新兴处理器厂商获得了比曩昔更为有利的生存环境。

  因此,我们应当站在大时代的背景下思考公司,捉住发展国产处理器的庞大机遇。今天是发展国产处理器的最好的时代,由于有了“备胎转正”的机会;但这也是最坏的时代,由于竞争对手已经把眼光从CPU转向了新一代异构计算乃至“超异构”,而我们还在争论是行使国外Risc V照旧MIPS开源指令集去设计国产CPU处理器。今天是一个必要自傲的时刻,由于AI的飞速发展,让国产处理器厂商与国外老牌处理器厂商在AI新赛道、复活态的构建方面站在了统一起跑线上;但也是很多人依然对国产处理器厂商疑虑重重的时刻,由于曩昔三十年我们负重前行,尚未成功。今天是黎明前的阴郁,由于我们不得不直面IP授权和合资不能庖代自立创新这一事实;但是,正在发生的中国及全球芯片供给链的重构,给国产处理器厂商带来了盼望的光芒。

  是看见才信赖,照旧信赖才看见?要么奋力捉住三十年一遇的机会,为人类的计算革命做出来自中国企业的一份贡献;要么在前途未卜的崎岖山路上,不得不再等待下一个三十年。中国国产处理器厂商其实没有更多选择的余地。

  (作者系华夏芯<北京>通用处理器技术有限公司CEO)

pc蛋蛋 河北快3平台 pc蛋蛋 pc蛋蛋网 pc蛋蛋网站 PC蛋蛋 pc蛋蛋手机官网 PC蛋蛋 广西快三 河北快3